何阿嵐

何阿嵐

來自香港,以電影營生。"我更感興趣藝術家的生活,而不是他們的藝術" -Philippe Garrel

【2024 TIDF】「過去或將來,這裡的循環是香港人的宿命」──專訪《十方之地》導演黃肇邦

2024-06-05

我本身出生於葵涌村,舊屋村都是開地攤來買東西,所以我很熟悉這種運作。在紅磡拍的那一條街,又有天光墟,又有回收舖,對面就是殯儀館,也有鐵路發展,還有觀音廟,很熱鬧,...

書寫《年少日記》,是為自己服務──專訪導演卓亦謙

2023-12-05

為別人寫劇本,沒有那麼多內心的掙扎,只有技術性的、而不是心理上,是為其他導演服務;比如,有四場戲都很精彩,但四場戲的角色性格、行動非常之不統一,怎樣編排成戲?這是所謂技術上的掙扎。《年少日記》...

透過底片材質,探索消逝時間與「殘缺的美」──專訪《春行》導演彭紫惠、王品文

2023-10-12

拍攝《春行》時,我提到一個概念是 wabi-sabi(侘寂),是不完美、不恆常、不完全的,面對不完美的美。我想在這個作品中,找到一個滿慈悲的角度來看生命。我也希望攝影師能想像他是一個幽靈,...

香港電影已死?2014 年後與國安法下的香港電影現狀與出路──導演任俠與影評人何阿嵐、Pony 圓桌討論

2021-07-21

港區國安法並沒有準則,現在的電檢條例修訂也未是審查。它沒有如中國大陸般明文的禁忌和具體刑罰(如當時賈樟柯拍攝《小武》和婁燁《頤和園》未經申請去參加外國影展被罰停拍),暫時更像是情緒式的報復,...

【C-LAB影展】《食人錄》:失焦的特寫,無效的論述

2018-10-09

Lucien Castaing Taylor 與 Verena Paravel 要做的就是消除觀眾帶入觀映現場的目光,從而「親近」這位臭名遠揚的食人魔。可以有多近?眼前明明是一位人所共知的罪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