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香

黃香

藝評人。喜歡文字、聲音、影像;喜歡騎鐵馬, 打羽球,走古道。先主修英美文學;後研習電影戲劇。英美文學譯作有三;謀生之道與文學或電影毫無關係。

最遙遠的地方,是向內心的冒險——專訪《無邊》導演楊力州

2023-01-09

劇情片可以拍得像紀錄片,紀錄片可以拍得像劇情片,楊力州的作品屬於後者,總也貫注了他的感情,堆疊出戲劇張力。十幾年來,他絕少依循古典紀錄片原則:「導演要像牆壁上的蒼蠅,在記錄當下不被注意。」...

接近夢想與自由的界線:《夏日天空的那匹紅馬》

2022-12-20

有電影學者認為,二戰後小津安二郎只拍一種電影:日本家庭制度以及它的崩解。某種程度而言,張作驥只拍一種電影:臺灣底層家庭的愛以及離散。他出身外省中產家庭,卻專注於描繪臺灣本土邊緣人,...

微小與巨大的存在:專訪《愛別離苦》導演楊力州

2022-02-22

談起弱勢女性,楊力州再次提到他的母親。「全世界有71億人口, 我母親對這世界上所有人而言,是一個微小的存在,但對我而言,即便世界只剩下我一個,我母親也是巨大的存在。同樣的,這條沒有名字的街道,...

《由宇子的天秤》:終極真相的虛妄

2021-12-16

藝術創作觀點所謂「第三隻眼睛」,亦即「上帝之眼」,一種全知觀點。這是電影這種藝術形式很能再現的視角,因為攝影機神似人的眼睛,可以靜觀並覺知人在空間中的動與靜,甚且超越人眼,...

《熱帶雨》:慾望是潮濕的,壓抑也是

2020-02-04

《熱帶雨》中有諸多對比,呈現的是編導陳哲藝對新加坡的觀察與批評。片中的天氣總也又濕又熱,但是人際關係卻很乾很冷。導演刻意將攝影色調調暗,讓大家印象中乾淨明亮的新加坡變得黏滯灰暗,就像片中疏離的夫妻、...

超越眼見為憑的真實──專訪《紅盒子》導演楊力州

2018-10-15

這篇訪問分為兩大主題,討論《紅盒子》之外,還著墨於楊力州的紀錄片美學。他細細描述了關於新作的命題設定、風格轉折,也略略提及李陳兩家的分產風波,以及拍攝後期他自己遭受心理疾病折磨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