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就是還債的本錢

專訪金馬獎『最佳台灣電影』導演周美玲

3
2006-09-04

去年剛以《艷光四射歌舞團》獲得2004金馬獎幾項大獎榮耀的導演周美玲,在年初時發了一封信給支持她的好朋友們,告訴大家她終於要將債還清了。從過去擔任製作人、導演到這次執掌影片宣傳大任,周美玲的直率與自信,對照出台灣獨立製片環境的侷限與困境,本期頭條讓我們回到獨立製片工作者最根本的需求,一探成功導演保本創業的生存之道。

受訪人:周美玲導演

周導演,我們了解當初你是扛著債完成你的第一部劇情片《艷光四射歌舞團》,可以請你聊聊加上本片宣傳開銷,你是如何結束你的債務?

:其實電影殺青時我大約負債兩百萬,我一年還一半都沒有問題,後來是宣傳開銷,增加了七八十萬,於是我從去年十月到十二月,接了很多Case,也找了幾個朋友幫忙,例如『九二一』的案子,及拍了兩個年菜的簡介,賺了將近一百萬,扣掉成本,同時進行下一部片的前製拿了一些,加上賣出DVD的版權,所以過完年之後,債就還得差不多了。



至於為什麼有辦法做到,是因為認清事實。像以往『年菜』這種東西我是不會拍的,但商業片真的很好賺,兩支就拿了四十萬,我只花了一個禮拜就搞定,這對我們來說,比你去賣電影預售票的利潤高很多;然而,我們就是對電影有個奇怪的夢想,愚蠢的執著,等我錢賺夠之後,我就會想回來拍電影。但是電影製作可能一忙八個月,導演費只有三十萬,劇本改編費用二十萬,加上拍電影的風險太大,如果對方投資你一千萬(加宣傳),但是,你的點子或訊息沒有被觀眾接受到,那投資報酬率就差很多了。

請你進一步談談《艷光四射歌舞團》DVD版權順利賣出的過程,與對你的意義?

:當初是由台灣聯通科技公司、豪客唱片與我坐下一起談,豪客的優勢是通路,台灣聯通有錢卻沒有傳統通路,但他們對網路很熟;台灣聯通跟我談十萬,豪客談四十萬,後來由他們兩方自行協調,最後決定豪客以五十萬買下版權,因為他們有通路,聯通則以十萬跟豪客進貨,做網路銷售,所以我實際所得還是五十萬。我自己因為負債壓力很大,工作賺錢比較快,因此我就不碰DVD銷售這塊,我基本上也沒有那樣的通路。操作『艷光』的經驗讓我深刻體會,通路決定市場;擁有戲院通路的人會是票房最大的收益者,擁有DVD通路的人,他就是這塊最大的收益者,.誰擁有通路誰就勝利。就像『全景』通路跟傳統的通路是不一樣的,《跳舞時代》則是走政治通路,我沒有就是沒有,我們只不過是工人,把影片拍出來的手工業製造者,我們賺的就是工錢,如果你是自己拿錢出來拍,你甚至連工錢也沒有。

《艷光四射歌舞團》的產製與宣傳規格雖然不比八大片商,但你所經歷的產業文化也是值得關注的,請跟讀者或國內獨立製片的同業,分享你親身實戰的心得。

:如果先就如何Make a film,讓片子完成,當然是有方法的。基本上我有三分之一的經費我就敢衝了,所以當初公共電視147萬及短片輔導金100萬進來,我評估自己在最克難的情況,這部片550萬就做得出來,加上我知道自己有200萬的負債能力,我有自信跟廠商或朋友調度這筆錢,半年或十個月一定還得了。但我要強調,每個人可以承擔的範圍不一樣,200萬的風險也的確很高。經濟壓力之外,還有人情壓力,我需要很多朋友的幫忙,需要找一群可以被我說服的工作夥伴。在拍電影的過程,除了金錢以外他們還可以獲得很多東西,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整個團隊都是非職業的,包括得獎的造型設計,都不是這個圈子,透過我跟他們的說明,他們摸索著做,我也不能跟業界一樣跟他們大小聲,因為沒有合約壓力。所以我煩惱錢之外,也要煩惱人、煩惱他們的情緒,但他們也都覺得有發揮的空間所以願意留下來,主動幫忙,像演員還要負責找道具、借住宿的地方,我能夠用獨立製片完成這部影片就靠這些。一般業界光人事費用就三百萬,遇到問題能花錢解決就花錢,我們這些錢都是省下來的。



至於宣傳的部分,這次影片在我們很看重的喜滿客影城上映,我們做了大型看板,希望擺在醒目的地方,但後來發現被對方擺在倉庫裡不見了,我們事後又補一批到戲院,當時離《功夫》上院線還有一段時間,我們跟戲院協調,是否可以讓我們先擺?但發行商還有其他很多片是跟功夫綁在一起,準備陸續在影城上映,對方跟戲院談判籌碼是很多的,相較之下,我們可以交換的資源就顯得很少。

但就我們所知,目前有一個資金頗豐的投資計畫正找你談合作,請你談談對這個計劃的評估?

:這是一個一年五千萬拍六部電影的計劃。最初設定目標,是要賺錢,也是要實踐創意,有一位合作夥伴就提,是否我們前三部就先實現創意,之後再來談賺錢;我回覆他說,這樣就表示創意等於不賺錢,從此就沒有人願意投資有創意的東西。要成為台灣電影的龍頭老大很容易,一年產出六部電影就可以跟中影抗衡,因為產量是對方的兩倍,出去談判就有籌碼。問題是台灣自由貿易到了一個離譜的地步,每個國家都有國家電影保護政策,只有台灣沒有,我們把僅存的百分之一市場看做是對手,那只是自欺欺人、井底之蛙,事實上,我們競爭的對手是「世界」,是《哈利波特》是《魔戒》,你只想在台灣電影這塊獨占鰲頭是沒有意義的,更別想說打平收支或賺錢。目前我們看到成功的例子,都是華語片打西方行銷戰,那樣的行銷規模是千萬的、巨大的,投資的公司要有心理準備,要不就毫無機會。我對自己這個案子沒有報很高的期望,我不希望欠人情,平常拍片我們找人來幫忙,你情我願所以OK,可是這個投資案一虧就虧人家八百萬或一千萬,這個壓力很大。



我是持最悲觀也是最客觀的,我唯一的主張是,完全謝絕走人文寫實風格的電影,那是台灣新電影的Style,我們要再超越大師是不可能的,所以要走出一條新的路,例如寫實以外的其他類型電影,每一部都走獨特的類型,這是產品內容的部分。另外行銷部分都還要有各式各樣的設計。作為一個商業電影,只是了解產業或市場是不夠的,你要先做市場調查,鎖定你的消費族群,如果我們設定十五到二十歲的青少年,我們就要了解他們最嚮往的職業,就要把那個職業放進電影中,他們最期待的夢想,最重要的欲求是什麼,是自由、愛情、冒險,我們就要給這些東西。此外,你要有突圍的財力、魄力跟勇氣,財力絕對是不可缺的後盾,你的對手就是八大,你要怎麼跟他們拼搏,怎麼操作?我不主張錢就這樣亂燒,錢燒完就沒了。

既然你說有財力做為後盾很重要,如今真有異業投資者願意放手一試,難道不會讓你對這個產業環境開始產生信心?

:我不樂觀的原因是,那只是表示可以把一部影片製作出來,而我以獨立製片的方式還是可以做出來,只是規模大小的問題,他們最大也不過一千萬,因為大家都還是怕怕的,我們艷光就已經五六百萬,多出的費用合理支付人事,其餘影像效果我不認為會差到哪裡,那只表示我們不用欠人情,但是,只要其他產業通路沒有改變,問題還是一樣的。所以我會期待合作對象有更大的格局,去改變影響這個環境,否則最後會讓所有投資的對象都掛點。目前政府設計的制度法令都還蠻漂亮的,但執行下去總是亂無章法黑幕重重,像行銷映演補助,我們誠實以報,但最後就是拿得最少。其實我一點都不怕獨立製片,我只是希望自己能長壽,因為每拍一部片子就要花一年半的時間來還債,但至少我心情很輕鬆。

《艷光四射歌舞團》獲得2004年金馬獎幾個獎項,這對幕後工作團隊或你個人而言有何意義呢?

:對工作人員是一個肯定和交代,這是最有意義的部分,也比較踏實,因為要賺錢的話,誰要來混電影,至少他們不是花了好幾個月浪費在一件沒有意義的事情上,工作人員的資歷因此又多了一筆,沒有獲利至少也是個肯定。另外,三十萬的獎金也加速我還債的速度,居然比票房還好,我也觀察到有些片商處理影片上院線這件事,目標只為宣傳造勢,實際上他們是看準DVD的市場,這就商業考量而言,我覺得他們判斷是對的,因為票房根本不可能衝起來。

最後請你談談2005年有什麼另你期待的計劃?

:我會做我該做的事情,我自己希望能把原住民武俠片這個進行很久的劇本修到可以拿輔導金,這個劇本每隔一陣子都會再拿出來看,覺得有盲點就會修改;可是就產業環境來講,我又希望輔導金的制度可以拿掉,因為這只是幫助影片拍出來,卻不是這個產業目前迫切需要的東西,至於其他紀錄片的案子我還是會作,當作創作來做。而原住民武俠片是我心目中的終極電影,但這個難度很高,我自己也還沒準備好,其餘就是繼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