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 COPY 的『可魯』經驗──專訪前景娛樂總經理黃茂昌先生

2
2006-09-04

在上一期的放映頭條裡我們挖出了獨立製片的辛酸苦衷,得到了不少讀者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感性回應,還差點有人要發起救濟藝術片商的慈善募款…!?雖然獨立片商多數生存困難,不過我們倒無意為他們劃上潦倒『藝術家』的等號,其實深諳生財之道的片商當然也存在。為了稍稍扭轉獨立片商的悲情形象,本期頭條特別專訪去年以《再見了,可魯》創造獨立製片界『經濟奇蹟』的幕後推手黃茂昌先生,與讀者分享他突破市場格局、與好萊塢大片抗衡的成功經驗。

受訪人:前景娛樂總經理-黃茂昌先生(以下簡稱黃)

──黃先生,『前景娛樂』成立以來一直是國內獨立製片經營模式的標竿之一,從金基德的早期作品、楚浮系列到最近的岩井俊二回顧展,非主流影迷因此獲得了更多元的觀影選擇,請問您當初自組電影發行公司的動機為何?有特別設定在引進哪一類型的片子嗎?

 : 其實『前景』以國內中小型的獨立製片公司來看,引進片子的 Range(範圍)是最廣的,我們對於類型沒有特別的限制,從充斥暴力影像的《無法無天》(City of God)、到瀰漫文藝氣息的楚浮系列,甚至未來即將推出的一部泰國鬼片,就可以看出我們所引進片子的多元性,是不限商業或藝術的。我想這也反映了個人對電影的廣泛喜好,至於是否引進一部片子的著眼點,最主要還是在於成本與回收等與公司收益相關的考量。當然你夠不夠喜歡這部片是很重要的,假如你對這部電影沒有情感,要為它拼兩三個月會是很累的一件事!

舉一部本公司即將發行的韓片《Old Boys》為例,它是 2004 年坎城最受好評的得獎片之一,然而片子本身非常暴力,絕對不是普羅大眾都能立即接受的類型,但這個時候我就會去思考,既然它可以說服我這是一部好片,或許我也有辦法說服觀眾被這樣的片子所吸引。我認為發行其實就是一個說服觀眾消費的過程,然而這也是這一行之所以充滿挑戰的一點,一部好萊塢娛樂片很輕易就可以說服觀眾進場,相對地獨立製片就需要更多的智慧與技巧,來說服觀眾接受一部題材或類型並不那麼討好的片子。

──在臺灣發行獨立製片應該不是門穩賺的行業,公司遭遇過嚴重的經營危機嗎?是否因此調整了公司購片的方向呢?

 : 重大的危機倒是談不上,不過『Cash Flow』 ( 現金周轉 ) 一直是我們獨立片商會遭遇到的問題,終究我們不像美商八大那樣有著龐大資金後援,當碰到像《可魯》這樣宣傳規模比較龐大的片子,一開始要投下的拷貝費和廣告費相當驚人,即使要向銀行借貸都困難重重,不過這沒有動搖我們要把《可魯》做大的決心,最後本片票房比我們預期的還要高出幾倍,也證明了我們冒的風險是值得的。

──坦白說,《再見了!可魯》的成功在您的意料之內嗎?

 : 我預料到它的成功,但它的票房和觀眾反應確實還是好到超乎原本的預期。因為這是一部從書改編而成的電影,所以在購片之前,我先做了一些關於本書的市場調查,發現這本書在台灣賣出了十萬本,看過這本書的讀者想當然會是這部電影的觀眾基礎,更重要的是,因為這本書而延燒出的話題,佔據了許多書迷組成的網路討論區,這些正面的反應與潛力不容忽視,加上影片本身的確拍得感人,預告與宣傳製作物也相當引人矚目,這些都是我購片的判斷依據。

──據說《可魯》的大賣跌破了不少業界大亨的眼鏡,能向讀者透露一些發行本片遭遇的秘辛趣聞,或是不為人知的辛苦過程嗎?

 : 在正式展開發行作業前,我是有作了一些降低風險的準備,這裡所謂降低風險,其實就是在尋找合作的夥伴,過程接觸了許多本土片商,但他們都不看好,覺得這隻狗的魅力有限、風險太高。最後的轉捩點其實是美商華納公司的介入,他們這次負責《可魯》全省院線的排片,雖然他們抽取的傭金不低,但必須承認美商在洽談戲院上的優勢,確實對像《可魯》這樣需要大規模發行的片子有著關鍵的助益。

──您認為《可魯》的成功帶給獨立製片經營者最大的啟示是什麼?有人說可魯只能算是一次押對寶的個案,但您覺得這次的成功模式是可以持續複製的嗎?

黃 : 我覺得這次與美商合作的模式是相當特殊的,甚至可以說是不能被 COPY 的。舉《珈琲時光》這樣的片子為例,美商排片的優勢完全無法讓這樣的片型獲益,即使排了 30 家戲院,票房也無法乘以 30 倍,因為它原本設定的觀眾群就很有限,而《可魯》是部普羅大眾都可以親近的片子,這絕對是運用此模式運作的先決條件,這也是為什麼大部分的國片不適用,絕大多數獨立片商引進的片子也不適合這種作法,大規模發行需要投入的經費相當可觀,片子如果沒有高票房回收的絕對把握,是不適合作這樣高風險的投資的,否則就是做得愈大,賠得愈多。這也是我認為『可魯經驗』無法輕易被複製的原因。

──從楚浮到岩井俊二,您運用的是與《可魯》完全不同的策略在推行偏藝術類的片子,請問您抓到影痴觀眾的訣竅為何?

 : 其實對我而言,楚浮系列是遠比岩井俊二系列來得成功的,無論就票房還是觀眾反應來看。雖然兩個影展播放的都是舊片,但楚浮的經典地位十分鮮明,打出『首度在戲院裡體驗大師』的號召,對年輕影痴很具『新鮮』的吸引力,加上當時請到多位名人如蔡明亮導演等背書,對媒體效應與觀眾迴響都有推波助瀾的作用,但一年之後再作岩井俊二系列,就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一方面是它的檔期剛好與《可魯》重疊,全公司的人都忙到分身乏術,恨不得一天有超過 24 小時能用,相形之下能投入的心力就比較有限;另一方面岩井俊二系列的年代還不夠久遠,很多影迷都是近年才透過影展或坊間 VCD 接觸過他的作品,要再把這群 Fans 拉進戲院一次,就顯得不是那麼容易,或許三四十年後再做一次岩井俊二回顧展,等到這些作品的經典地位又更加確立了,或許會比現在做更來得成功吧!

──在不洩露商業機密的前提下,向影迷預告您下一個計畫與貴公司值得期待的新片吧!

黃 : 今年會陸續推出的新片包括了岩井俊二的新作《花與愛麗絲》、之前提到的韓國片《Old Boys》、以及一部以企鵝為主角的法國紀錄片。這部紀錄片其實有著和《可魯》類似的成功賣點,就是可愛的主角與感人的故事,這才是能夠引起影迷話題的關鍵因素,這可不是每一部以動物為主角的影片都具有的元素,譬如說最近的《小宇宙 2》,它的失敗處就在於缺乏一個讓觀眾清楚 follow 的故事線,也喪失了讓觀眾口耳相傳的話題性(編按:《小宇宙 2 》在台上映三週以來的累積票房僅有十萬台幣出頭,但據了解它是去年坎城開價最高的影片之一)。另外前景娛樂最近也成立了製作部門,陸續展開了一些拍攝計劃,這是公司成立以來邁向的目標之一,終究與美商發行公司相較,我們本土獨立製片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們可以累積屬於自己的作品,這可能是他們永遠都無法發展的範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