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台風雲》 Network 1976

3
2006-09-04
  • 林文淇

Howard Beale : You've got to say, 'I'm a HUMAN BEING, Goddamnit! My life has VALUE!' So I want you to get up now. I want all of you to get up out of your chairs. I want you to get up right now and go to the window. Open it, and stick your head out, and yell, 'I'M AS MAD AS HELL, AND I'M NOT GOING TO TAKE THIS ANYMORE!'

霍爾‧比爾: 你必須要說:「我是個人,去你的!我的生活有價值!」所以我要你們立刻站起來走到窗戶邊。打開窗戶,把頭伸出去大叫:「我已經忍無可忍,受夠了。」

────────

Max Schumacher: It's too late, Diana! There's nothing left in you that I can live with! You're one of Howard's humanoids, and, if I stay with you, I'll be destroyed! Like Howard Beale was destroyed! Like Laureen Hobbs was destroyed! Like everything you and the institution of television touch is destroyed! You are television incarnate, Diana, indifferent to suffering, insensitive to joy. All of life is reduced to the common rubble of banality. War, murder, death are all the same to you as bottles of beer. The daily business of life is a corrupt comedy.

麥克斯‧舒馬克: 太遲了,黛安!妳已經沒有剩下什麼我能夠一起生活(忍受)的了。妳是霍爾的人形機器人,如果我跟妳在一起,我就會被毀滅!就像霍爾‧比爾被毀滅!就像羅琳‧哈布斯被毀滅!黛安,妳是電視的化身,對苦難毫不關心,對喜樂毫無感覺。生命的一切都被簡約成老掉牙的垃圾。戰爭、謀殺、死亡對妳而言都一樣,只不過是一瓶一瓶的啤酒。每天發生的事只不過是場不道德的喜劇。

最近看到二則新聞,讓我想起席尼‧盧麥(Sidney Lumet)1976 年這部對於電視提出強烈批判的電影。沒想到在過了近 30 年後,影片對於當時最主流的電視媒體所作的描寫,幾乎可以完全適用在現今台灣的八卦大眾媒體。

二則新聞一是台大批踢踢版上因為東海大學有位同學疑似被女友拋棄貼了一篇恨書,如生活在蟻窩中相濡以墨的網友們,受到彼此呼召,於是極端非理性的網路「暴動」震撼發生,據報載除了被點名的橫刀奪愛的學長的課表等私人資訊被公佈,還連累一位不相干的女生。剎時間,在網路上的台灣社會彷彿回到野蠻時期。

另一則新聞則是壹週刊據說拍攝到侯孝賢與某作家共赴賓館的鏡頭,於是被媒體影劇版以半版大肆報導,也牽扯出侯孝賢的另外一位女性友人。

影片中霍爾是一位因收視率不佳而被解聘的資深新聞主播。在他離職的二週前利用現場播報新聞之便,向觀眾宣佈他將在一週後在鏡頭前舉槍自盡。這下可鬧出大新聞了,收視率立刻急速攀升。原本公司主管盛怒要將立刻停掉他的播報,但是由費‧唐娜薇主演的女製作人黛安,憑著極其敏銳的「大眾心理」觀察,不顧電視新聞台的專業與道德,讓霍爾這位其實已經瀕臨崩潰邊緣的主播繼續在新聞報導中發抒自己對於當代社會種種的不滿。霍爾在近似瘋狂的狀態下,極具煽動性地要觀眾都站起來到窗邊去喊出自己的不滿。果然引起全國廣大的迴響。黛安順勢而上,為霍爾開闢一個「新聞綜藝秀」,讓他盡情發揮。也不管他說的是對是錯,有理沒理,總之觀眾愛看,那就餵給他們看。

30 年前的電視跟現在的 BBS 「恨版」與《壹週刊》、影劇版這種八卦媒體不是很像嗎?片中接受黛安的建議開闢霍爾秀的新主管法蘭克,面對指責他破壞受尊敬的廣播媒體準則時,他大言不慚地說「我們不是什麼受尊敬的電視網,我們是妓女戶電視網(whorehouse network),所以可以賺的先賺再說」。「恨版」後面或許沒有一個惟利是圖的資本家,《壹週刊》或許打著監督公眾人物行為的大旗,影劇版或許可以硬拗娛樂圈本來就是八卦圈,但是本質上都是把人的價值視作無物來踐踏的八卦媒體。

霍爾要觀眾跟他一起歇斯底里的喊叫「我已經忍無可忍,受夠了」雖然非常能夠表達我對於這些媒體的感受,但是發洩性的喊叫絕對於事無補,搞不好如影片中的劇情一樣反而是為媒體造勢。真正的治本之道還是片中威廉‧赫頓所飾演的新聞部主任在影片最後採取的行動。他雖然無法認同黛安的行為,卻仍陷入對她的迷戀,甚至離開妻子。但是他在與黛安同居六個月後,終於決定離開。臨別前,他對黛安這個電視的化身說:「如果我跟妳在一起,我就會被毀滅。」

認清這些八卦媒體的毀滅本質,早早離開,你的生活會更有人味。